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

在线教育App涉黄“构陷”争端持续升级

2017-08-25 10:22:18来源:中国青年报
字号:

在线教育App小猿搜题和作业帮之间的“互撕”在这两日接连引发诉讼。

继8月22日,百度起诉粉笔蓝天科技有限公司(粉笔网)CEO张小龙、自媒体酷玩实验室严重侵害百度名誉权,索赔经济损失共计1500万元后,8月24日,小猿搜题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起诉作业帮,称其在小猿搜题产品内蓄意发布非法内容,并通过公关传播、散布虚伪事实,严重侵害小猿搜题名誉权。

同时,小猿搜题另案起诉作业帮控股方百度公司,指控其在发布的官方声明中违背事实严重诋毁小猿搜题商誉,并要求百度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501万元。

据悉,此次诉讼源于在线教育类App小猿搜题与作业帮的“涉黄构陷”争端。业内人士指出,此类应用的内容,平台方也需要尽到基本的管理义务,相关部门的监管和执法有待加强。

在线教育App被曝涉黄,引发同行“构陷”争端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检索发现,8月7日前后,已有多家媒体曝光学霸君、作业帮、我要当学霸等在线教育类App出现大量“荤段子”。

8月9日,新浪微博@当时我就震惊了 等多个大V在同一时间段集中发布了多条内容相似的有关“小猿搜题App有涉黄内容”的微博。翌日,中国教育电视台对此事件进行报道,“家长李先生”爆料称,自家孩子在小猿搜题上偷看涉黄内容,向客服投诉无果。

随后,小猿搜题迅速处理了平台上的涉黄信息,对信息来源进行调查,并于8月14日召开媒体沟通会,对外披露大量证据,称百度作业帮员工通过技术藏匿手段在小猿搜题App发布涉黄跟帖,并利用“黑公关”扩散传播。

小猿搜题方面公开的调查结果,涉及用户记录、IP地址等后台数据。记录显示,8月9日下午3点半到4点半,有多个用户账号短时间内在小猿搜题评论区内,发布了多条内容一致的涉黄用户评论,内容低俗、粗鄙,并含有大尺度敏感词。小猿搜题副总裁李鑫透露,发布涉黄内容的账号采取了虚假的IP地址,同时使用了非法的手机号码注册,这些手机号在运营商的状态均显示为未售出。

“除手机账号外,用户使用小猿搜题时,会在系统上留下IP地址和唯一设备编号。”李鑫表示,使用虚拟IP发布涉黄信息的账号是由同一台设备发出的,“因为它的设备编号是一样的”。在调取该设备的访问日志后发现,其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7月期间,通过5个IP地址登录访问小猿搜题369次。经查询,均为竞品公司百度作业帮办公所在地使用的IP地址。

此外,小猿搜题方面还表示,在翻查客服通话记录,比对及查证后发现,向电视台爆料的“家长李先生”,实为作业帮销售员工,相关致电客服的录音内容经过剪切拼接。

面对小猿搜题的指控,刚刚获得1.5亿美元融资的作业帮于8月14日发布公告称,“持续遭遇来自某同行无端的攻击和诬告”,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18日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联系采访作业帮,一名工作人员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请求,称“我这边尚未接到最新的可对外释放的信息”,“现在的情况是在调查取证,我个人不方便对外透露太多”。截至发稿时,作业帮未就“构陷”争端一事作进一步回应。

此外,百度官方于8月17日声明表示,被小猿搜题蓄意引入争斗,无端遭受构陷和攻击。作业帮是拥有独立品牌、完全自主经营的企业实体,在法律意义上不存在“百度作业帮”这一品牌或企业名称,百度作为投资方之一,不参与作业帮日常运营。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,直到8月22日,微信上仍可搜索到名为百度作业帮(微信号:zuoyebangapp)的微信公号,其账号主体显示为百度在线网络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。8月23日,当记者再次搜索微信号“zuoyebangapp”,该账号名称显示为作业帮,账号主体为作业帮教育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。

竞品争端,与百度是否相关

目前,小猿搜题方面表示已经报警并移交了证据,对相关数据也已进行保全公证。

对于百度公司在其声明中称“小猿搜题为达到引发关注、扩大影响的目的……蓄意绑架百度品牌,肆意攻击诬陷”,小猿搜题于8月17日回应称,“我们也相信百度公司没参与构陷事件,我们也从未表示构陷事件是百度公司所为,我们一直是指百度作业帮”。

8月24日,小猿搜题除了起诉作业帮索赔5000万元,同时另案起诉作业帮控股方百度公司,指控其在发布的官方声明中违背事实严重诋毁小猿搜题商誉。

目前,网络上仍有大量网友和自媒体将“构陷”一事的“锅”扣在百度身上,质疑百度的竞价排名机制,屡屡提及魏则西事件和血友病吧事件,甚至言辞激烈地批评百度。

同时,也有不少人质疑小猿搜题借机炒作,讨论其公布的证据是否“立得住脚”。例如,一位百度员工在社交网络上回应表示,百度作业帮市场份额远超小猿搜题,小猿搜题公布的信息真实性同样难以核实。

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在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小猿搜题对外公开的证据不排除存在漏洞的可能。

“小猿搜题提供的证据是用户的IP地址,但是存在两个问题,一是该IP地址能否准确定位到作业帮公司的精确地址,包括具体楼层,还要排除其他公司或者个人的可能;其次,即使该IP地址能定位到作业帮,但是具体上传淫秽信息的用户是否是受作业帮指使?这也需要提供相应证据。”赵占领称,如果小猿搜题上发布淫秽信息的用户确由作业帮所指使,则作业帮的行为首先涉及不正当竞争,同时还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,如果上传的数量或者淫秽信息的传播量达到法定的立案标准,则还涉嫌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作业帮由百度公司孵化,于2015年9月正式独立运营。赵占领指出,百度属于作业帮的大股东,但是股东跟公司之间是独立的法律主体,无论作业帮是否传播淫秽信息,都与百度没有关系,只是小猿搜题和作业帮之间的法律之争。

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副主任、高级合伙人邓学平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独立出来的公司涉及的法律纠纷,原则上不需要股东来担责,“是否承担涉黄责任,取决于百度是否参与该起事件”,如果没参与,作业帮需要独立承担法律责任,作为股东的百度公司不用担责。

在百度发起的诉讼中,张小龙和自媒体酷玩实验室成了被起诉的对象,给出的理由是,双方均发布了“给百度公司的名誉造成严重损害”的相关言论。这距离8月17日百度所声明的“已以投资方身份,要求作业帮就相关情况进行调查及说明”,已经过了近5天的时间,但尚未公布调查结果。

“互撕”背后:内容审查与处理机制有待加强

百度的加入,让小猿搜题与作业帮的“涉黄构陷”争端进一步升级。公众的关注焦点,也从一开始的“救救孩子”转移到商业公司的恶性竞争上。

“在争吵指责公司恶性竞争时,却鲜有人注意那些被陷在这场闹剧中的孩子。”知乎网友“某郑”感慨,“在利益的驱动下,道德与法律俨然不过一张脆弱的纸片,搁在公司与用户之间,变成一块可笑的遮羞布。在结果公布之前,我们无需关注究竟哪家最有可能是罪魁祸首,因为事已发生。请给我们多一些的信心,让我们知道你们在发生这样的事件后有可以改善的东西,来保护我们的孩子。”

即使小猿搜题上的涉黄信息是恶意传播的,那平台监管方是否应该负责?为何小猿搜题没能在第一时间过滤掉这些有害信息?

李鑫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表示,小猿搜题一直都有严格的UGC内容(即用户原创内容——记者注)的审查机制和流程,包括敏感词过滤、人工审核。

“对方是刻意绕开我们的审查机制,通过打空格、打同音等手段来回避关键词进行发布。”李鑫说,“因为它不只发了这一条,所以他要尝试发很多条,看哪条能发出来。其实这些内容,如果不截屏,没有人会看到,我们几个小时内就会过滤掉。”

李鑫还说,在本次事件中,有“黑公关”和营销号对涉黄信息进行扩散传播。“从他们发布这个(涉黄)帖子,再到(新浪微博)@当时我就震惊了 进行发布,不到5小时,也就是发布之后他们赶紧找公关公司来转,整个链条是非常清楚的。”他透露,小猿搜题通过法律途径联系了新浪微博公司,掌握了一些证据,但目前不方便公布。

一位业内人士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表示,UGC内容平台也需要尽到基本的管理义务,包括有相应的技术和管理措施,比如有关键词过滤,对于违法信息有巡查机制和举报处理机制等。网信办、公安部门都有权监管或者执法,但在具体的执行层面,仍有待加强。(李师荀 傅晓羚)

责编:周璇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