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国故事工作室》撒哈拉上的中国卫士

2017-01-06 13:55:30来源:海外网
字号:

图为6月1日联络联合国空运系统后运送伤员。赵子权摄(人民视觉)

图为中国赴马里维和官兵为当地群众送水。谢华摄(人民视觉)

这个季节的马里已经进入凉季,平均30℃的气温是撒哈拉大沙漠里少有的惬意。沙丘绵延起伏,低矮的灌木在大漠里努力生长,公路旁,现出一片片白色的板房,一面五星红旗迎风飘扬。

这是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的营区。2012年1月,马里发生大规模反政府叛乱,应马里政府要求,2013年4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100号决议,决定成立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(联马团),协助马里政府维护社会安全稳定。同年12月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派出首批赴马里维和部队。如今,包含着警卫、医疗、工兵的近400名第四批维和官兵在马里的加奥市驻扎。由于中国维和部队在维护当地和平中的贡献,近日,他们获得了联马团司令嘉奖,这是维和任务区为维和部队设置的最高荣誉。

打击暴恐勇于出击

快速反应中队队长孙辉来马里之前已经听闻过这里的危险:在这个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称为“联合国最危险任务区”的地方,平均每一天半就发生一起恐怖袭击。尤其是加奥以北地区,10条枪以上的武装派别有100多支,多方冲突不断。

孙辉刚到马里第13天,中国维和部队营区就遭遇了一次大的恐袭。2016年5月31日晚,一辆皮卡车驶向中国维和部队营区,执勤哨兵司崇昶警告无效后鸣枪示警,而皮卡车却加速冲向营门。“二号哨位报告,不明地方车辆强行闯入营门,请求支援!”哨兵申亮亮急促地报告,同时,司崇昶向皮卡车开枪射击。接到报告的快速反应分队迅速赶往报告地点,继续冲向营门的皮卡车撞上了防护墙后翻落地并燃烧了起来,满车的炸药被点燃,“轰”,一个十几米的火球腾起,汽车被炸得粉碎,战士们被震飞。

前方不断传来最新的情况,申亮亮当场牺牲,还有4名战士受伤严重。由于爆炸的冲击,汽车爆炸的碎片飞溅到营区里,营门口炸出了一个大坑,大概有十几米宽。70多米外,战士李涛躺在血泊里,火光映照着夜空。孔辉和战友迅速将李涛抬入装甲车,营门口聚集了不少不明身份的人,刚出去就走不动了。鸣笛、闪灯、轰油门……孙辉试探着外面的反应,有些目光投过来,有人握紧了手里的枪。几分钟之后,装甲车还是无法前行,伤员的情况越来越糟,孙辉急了,打开车门走了出去。见有人出来,有个拿枪的围观者向他紧走了几步,情急之中,他暗暗抬高了枪口,那名围观者没有再继续靠近。“如果真是恐怖分子,也只有背水一战。”突破重围,孙辉和战友将伤员送到了救助点,为抢救赢得了时间。

妙手仁心救死扶伤

夜幕初降,一辆装甲救护车向中国维和医院疾驰而来,医疗区主任贾哲闻声冲出板房,向救护车跑去。救护车的后门被打开,一位全身缠着绷带的伤员被抬了出来。凭借多年的经验,贾哲判断,这位伤者随时有死亡的危险。

3个小时前,一辆载着联合国维和部队给养物资的车队遭遇地雷袭击,车上负责运输的一家三兄弟,两人当场死亡,医院收治的正是唯一的幸存者。医院里灯火通明,几位专家会诊。这是一次非常规救治。按照规定,中国维和医院负责马里东战区内36个国家6200余名维和人员的医疗保障、人道主义救援。这位伤员是联合国承包商雇员,应属加奥市医院救治,如果留下,既会突破规定的救治范围,还要承担着伤情进一步恶化,甚至救治失败的风险。

“马上准备手术!通知外事组立即将情况上报联马团!”贾哲的话一锤定音。手术刚一开始,就遇到了难题。入院前伤员失血过多,血型与库存和队员的都不匹配,深夜外调血液的可能性也基本没有。经过风险评估,提高手术精细操作程度,控制术中出血量。一块块坏死组织被清除,一粒粒带着血液的沙石被摘除,一片片金属碎片和骨碴被取出,出血量越来越多,心电监护仪上的数字越来越不乐观。

伤员血压和心率已经达到了极限,手术继续下去伤员可能支撑不住,但如果停止手术,更会有生命危险。

“继续手术!执行应急方案。”慎重分析后,贾哲做出了决定。经过了6个小时的努力,伤者终于脱离了危险,而医护人员却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。

联马团曾评价中国维和医院是“战地医院的典范”,由于当地疟疾、艾滋病的高发,医护人员还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。“危险再大也要救人。”这样急难险重的抢救,贾哲在马里已经经历了84次。

最强工兵不负众望

这些日子,工兵姚宏宇都在斯里兰卡战斗运输营的建设工地上,那是中国维和部队的援建项目。姚宏宇是挖掘机手,每次施工,他都要戴上施工专用防爆头盔,穿上防弹衣,由两辆装甲车首尾相望负责护卫,外围,每20米还有一名哨兵望风。

中国维和部队工兵分队是联马团东部战区唯一的一支建筑工兵队伍,承担了战区内不少的施工任务,联马团官员曾盛赞:“最强工兵,不负众望!”援建之外,每次恐怖袭击后的复建也都由中国工兵来完成。

2016年11月29日晚,加奥机场遭到汽车炸弹爆炸袭击。第二天一早,在外部安全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,中国工兵临危受命负责加奥机场的抢修。“墙体大面积坍塌,满地是汽车炸弹爆炸后的碎片。”那个早上,姚宏宇开着挖掘机来到机场,当初,他和战友们就是从这里踏上加奥这片土地,一下飞机时,满是弹孔的候机楼墙面让他印象极深。

一片片坍塌的土墙被挖掘机掀起、拨开、装车运走,现场尘土飞扬,轰鸣不断。为了赶工期,姚宏宇在近乎50℃的驾驶室里一坐就是10多个小时。“挖掘机钩子大,如果废墟里还有炸弹,勾住肯定就爆了。”姚宏宇的每一铲下去都像是对死亡的试探,“死神离我们很近,但需要牺牲,作为军人,我义不容辞。”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工作了三天后,加奥机场恢复了使用。(本报记者 尹晓宇 感谢谢华、杨大为、赵子权、潘明春对本文采写的帮助。)

责编:耿佩、郑青莹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