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%公民“具备科学素质”的目标折射了啥?

2016-08-11 16:47:49来源:新华网
字号:

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 只吃绿豆、茄子就能包治百病?吃碘盐就能防治核辐射?“2012末日说”导致救急避灾产品热销……近年来,一系列“伪科学”被戳穿的背后,暴露出我国公民科学素质亟待提高的现状。

最新印发的“十三五”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,以到2020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比例超过10%为目标,广泛开展科技教育、传播与普及,提升全民科学素质整体水平。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“科技创新、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,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。”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超过10%意味着什么?“互联网+”时代下的科普何去何从?

“一盐难求”谬论频扰民心 公民科学素质亟待提高

2011年的抢购风潮中,一句“买盐了吗?”问候语迅速流传。然而事实表明,我国碘盐供应十分充足。在抢购食盐的民众中,大部分人都是出于盲从,他们不懂得碘盐是否防辐射,也不知海盐是否会受到污染,甚至不知道国产食盐大部分属于矿盐。不论有意无意,盲从行为似乎直接导致了“盐荒”。

根据中国科协发布的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,2015年我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达到了6.20%,比2010年的3.27%提高了近90%。上海、北京和天津的公民科学素质水平位居全国前三位,达到美国和欧洲世纪之交的水平。

科学素养的概念与测量引入我国已20多年了,比较通行的调查方法取自美国学者米勒的测量法。

——判断题,检测你对一些基本科学知识的认知。“地心的温度非常高?”“宇宙产生于大爆炸?”“吸烟会导致肺癌?”“光速比声速快?”“人类是从早期动物进化而来?”

——选择题,检测你对“概率”的了解程度。“医生为一对准备结婚的青年男女进行身体检查后,告诉他们,如果他们结婚生育孩子的话,他们的孩子患遗传病的可能性为1/4。您认为医生的话意味着什么?”

……

今年4月,科技部、中宣部牵头制定的《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》,成为中国公民科学素质的首个“国家基准”。科技部政策法规与监督司人才与科普处调研员邱成利介绍,《基准》共有26条基准、132个基准点,内容包括科学思维、知识、能力等各方面。

虽然各国统计标准不尽相同,但我国目前公民科学素养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偏低是事实。美国2016年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报告显示,2008年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已经从1988年的10%增长到28%。而相关数据显示,北欧的瑞典公民2005年具有科学素养的比例就已达到35%。

走出高冷 走出只“科”不“普”怪圈

调查显示,截至2014年底,全国科技馆增至409个,科学技术博物馆增至724个。我国公民对科普设施的利用情况与美国已大致相当。然而在硬件上逐步改善的同时,我国在大众科普的方式方法上还有许多亟待改进的空间。

邱成利认为,目前而言,我们的科技馆博物馆的展品创新性不够,同质化也太明显。特别是在展览方式上,互动性还很不够。“许多讲解员都是靠背材料来讲解,没有和参观者进行交流互动。科普要让公众能够参与、体验、互动,不要老是‘看得高大上’,却可触而不可及。”

目前我国网民规模达7.1亿,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1.7%,手机网民数6.56亿,互联网已成为具备科学素质公民获取科技信息的第一渠道。

“在这样一个时代,如果仍只依赖传统手段进行科普,就不仅仅是落伍和效率低下的问题,而应该对从事科普工作的人进行科普的问题了。”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李志民表示,随着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发展,数字博物馆、数字图书馆、虚拟仿真软件、3D网页,以及不可胜数的科普类网站和频道,不仅丰富了科普方式,且将会成为科普工作的主力手段。

科学普及率高,是创新成果快速应用的助推器和润滑剂,新技术、新产品的推广应用会加速科技创新、产业革命。

李志民表示,科普还要与时俱进,可以紧跟不同时期的社会热点或重大事件,推进科普宣传,比如转基因,大飞机,阿凡达电影,AlphaGo的人工智能等。

另外不容忽视的是,近年来我国的科普经费投入稳定提高,但是科普经费来源渠道仍以政府为主。2014年全社会科普经费筹集额150.03亿元,政府拨款114.04亿元,占比76.01%。对此,李志民表示一定要设法提高并利用企业和机构的积极性。

“很多年前日本索尼公司在北京开设过一个索尼探梦的新科技博物馆,这就是企业积极参与科普工作的典型。美国的迪斯尼乐园中很多场馆也是娱乐兼科普的功能。”

抓重点人群 勿让科学素质低拖创新后腿

“十三五”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,以青少年、农民、城镇劳动者、领导干部和公务员等作为提升全民科学素质整体水平的重点人群。

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认为,在科普人群中,加强教育从业者以及青少年的科学素养教育更为有效和重要。“对于青少年,正是学习知识并树立各种观念与尺子的年龄,容易影响和改变,效率会更高。”

“我们的教育往往更重视知识的传授,重视结果,而不重视关系和过程。教育的过程,其实就是科学精神、科学思维的培养训练过程。随着我们的教育教学方式方法的逐步改变,教育普及水平的提高,青少年基本科学素养的提高也能达到更好的效果。”陈志文说。

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郑永春认为,由于农民的平均受教育程度相对城镇居民较低,提高农民的科学素质需要讲究方式方法。

“农村科普工作,一定要根据农村、农民和农业的特点,紧密结合各地的生产生活实际,开展有针对性的科普。比如建立农村书屋,补充书籍资料。在农村学校开设科学教育课;在农闲时节播放科教电影,甚至排演科普剧等,都是一些较好的科普形式。”郑永春说。

此外,陈志文表示,领导干部与公务员往往涉及国家的各种管理与重大决策,能否尽快提高科学素养,直接决定影响了国家治理的效率与水平。同时,他们对社会的影响也更大,更为显著和集中,更容易形成示范效应。(朱基钗 陈聪 刘奕湛


责编:卢思宇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